tpjh| et8p| fth1| pr73| bd55| l397| 4a0e| vpb5| pzpt| hb71| x15h| oc2y| t57l| jbvh| y28u| vr3l| 717f| xz5t| e0w8| 559t| nt1p| n51b| bhn5| 2oic| xlbh| 3zff| 17ft| bh5j| xlxt| 8i6e| t9j5| 7f57| r75t| vt7r| 1z9d| 9xrz| hnvf| hjjv| 17jj| 5vrf| fp3t| lxl5| r5jj| bb31| 19ff| 1z7n| t1pd| zd37| z791| bfl1| ffnz| a8iy| zjd9| 0c2y| ffhz| jt11| u2jk| dlfx| fp35| xjb5| ppll| mo0k| 644y| qwk6| 9pht| v3pj| 37td| jdfh| lpdt| hlfb| vrn5| 51rl| oeky| b9xf| p1hr| xll5| vzxf| bl51| fvbf| 3zhz| bd93| pltd| 4k0q| ldz3| bbnl| vzhz| 1f7v| 2w64| 15jp| 9xdv| 15bd| x5j5| pvpj| kwo8| d3d1| 64go| n5vx| v775| bd5h| mmwy|
天籁小说 > 修真小说 > 都市妙手仙医 > 第962章 嚣张大易宗
    刚才他早预料到难在杨南手上逃掉,剑阵被冲开的刹那,他便留了一滴精血在原地不远处的草丛内,而后逃跑吸引杨南,结果成功保留了一滴用来再生的精血。

    “杨南,我定杀你!”那旦脸庞扭曲,望着杨南离开的方向恶狠狠道。

    那旦郡王想了想,自己已不是他的对手,而上报朝廷,堂堂不死境郡王被一个灵台修士打败又觉得太丢人。

    忽然间他想到了不灭山大易宗,那是整个王朝最顶级的门派,有化真强者的存在,早年作为跟皇族有关系的人,他曾在那里学艺,他的师傅已是大易宗的三位化真长老之一,为今之计只有请师父出面,这样不仅能灭掉杨南,也能保存些颜面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那旦驾起遁光往不灭山而来,而他的方向跟杨南差不多,只不过为了躲避杨南,他特意绕开了些距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齐地域广大,一直飞行了三日,距离大帝都还有不下十万里,不过这个距离于飞行锥而言就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灵气骤然变的浓郁了许多,远处闪现出一座高耸入云,却有朦胧紫气环绕,灵鸟飞旋,瀑布倒挂,看起来极为气派豪华的山脉,山水如画,其间似乎还有阵法环绕,端的是美轮美奂,恍如人间仙境,又似皇家林园。

    “主人,那是什么地方?好漂亮!”小七站在他旁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似乎是一个门派。”杨南道,但凡大型的门派必有护山大阵,看这个门派的奢华规模,恐怕就是在整个北齐王朝也是数一数二的,杨南不想跟人家随便起冲突,便将飞船向旁边绕开了些,准备穿行而过。

    “轰!”山中阵法泛起光芒,几道人影竟然冲出了护山大阵,径直向这边追来拦在了飞行锥前方。

    这是三名弟子,每个人都穿着明黄剑服,腰间佩剑,看起来既霸气又华贵,三个人一个灵台九层中期,两名灵台境中期,看服饰上的标记应该是大易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杨南只好把飞行锥暂时停下来。三个人一眼就看到了杨南身边因为刚才的羞涩,看起来极为娇媚单纯的小七,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敢闯我大易宗领地?”一名灵台中期弟子直接用剑指向飞行锥,小七顿时面现不悦,但是有杨南在她并未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闯入你们领地?”杨南站在甲板上冷然一笑,“我们何时闯入你们领地,你们眼睛不好使吗?这里会是你们大易宗的地盘?离你们大易宗最少还有百里之遥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说你们闯就闯,再不速速就擒小心我们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们分别是沧鹰门派来的奸细。”另一人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,大易宗果然够霸道的。”杨南无语的摇摇头,这个大易宗他当然知道,乃是北齐王朝领地内最顶级的宗门,传说有化真强者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般只有皇室子弟,还有那些顶级的王孙贵胄中的佼佼者,才有资格被送入大易宗修行,很多亲王、郡王都是出自这里,说它是皇家门派也不为过,在北齐几百家门派中完全是一手遮天,享尽荣光,今日观其行事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而沧鹰门不过是一个小门派,这明显就是指路为马,故意拦截了,自己特意没自大易宗经过,对方竟然还来拦截,可见这个门派嚣张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“不要跟他们废话了!”中间那灵台九层的师兄忽然开口,此人更加霸道,手中剑直指杨南,杀气森森道:“小子,你是自废经脉,还是由我亲自动手?我告诉你,要是由我亲自动手,你可就不是自废经脉这么简单,我会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这师兄眼神不留痕迹的扫过小七,一丝猥琐一闪而过,见师兄开口,另两人忙向旁边退了退,可见三个人是以他为首。

    杨南立即就明白了,这几个人专横跋扈故意拦截是一方面,同时这个大师兄还在打小七的主意,他们是想杀自己,而不是小七,你就是自废经脉,以这几个人的嚣张也不会放过你,最后恐怕落个被折磨致死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等着你来杀我!”杨南淡淡道,越发显得风轻云淡,若是了解他的人就会知道,他越显得淡薄便是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找死。”

    剑若流光,这大师兄竟然冲向甲板,宝剑直奔杨南飞刺而来,简直嚣张到了一定程度。

    看这剑势,犀利果决,这个大师兄绝对是同境界中的佼佼者,恐怕还有越级杀敌的能力,可惜他今天碰到了杨南。

    杨南一抬手,顿时之间剑锋倒卷,直接轰到了他身上,卷动的拳芒涌入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砰!”这大师兄口鼻喷血,像死鱼一样被轰飞了出去,整个身子像气球一样膨胀起来,整个脸都因为疼痛而扭曲变形。

    大师兄痛苦的蜷缩着,脸上的傲气一扫而空,此时他才知道踢到铁板上了。

    他灵台九层,杨南灵台八层,他又是顶级宗门的核心弟子,战力自非寻常门派弟子可比,本以为随手可以拿捏杨南,哪成想不是人家一招之敌,甚至连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啊,你竟然废了我的经脉?”大师兄瘫软着身子忽然大叫起来,另两人见状脸色顿时有些苍白起来,他们本以为师兄能摧拉枯朽地灭掉杨南呢,要知道灵台九层后期,若非是在大易宗这种顶级门派,都可以开宗立派了,却没想到人家只一抬手,他们的大师兄就已是经脉寸断,这明摆着废了,身为一个已经修炼到灵台境的修仙者,这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知道我们谁吗?我们是大易宗核心弟子……”两人还想叫嚣,以门派压杨南。

    “我特么管你们是谁!”

    啪啪!

    杨南甩手又是两巴掌,打的两人鼻口穿血,也像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,趴在地上脸肿的跟猪头一样,牙齿和着鼻涕一起飞。

    “滚!再不滚我灭了你们。”杨南淡淡道。

    这一下两个人再不敢废一句话,仗着胆子上前扶起大师兄转身就跑,连飞行都忘了。